登录|注册|下载中心 收藏首页在线留言网站地图新浪微博欢迎来到杭州蓬巴杜家居有限公司网站!
蓬巴杜分站

售前热线400-992-0218

大家都在搜:奢华家居顶级家居高端软装整体家居家居品牌

蓬巴杜-高端艺术家居领导品牌

江北警企联巡队成立一周年 警民联合创新治安防控获市民点赞

文章出处:www.qixing56.com查看手机网址
扫一扫!江北警企联巡队成立一周年 警民联合创新治安防控获市民点赞扫一扫!
人气:283-发表时间:2020-2-17【

《生命中的一年》的导演简·马格努森(Jane Magnusson)是伯格曼的老乡,此前已参与执导过关于伯格曼的另一部纪录片《打扰伯格曼》(Trespassing Bergman)。相比前作,这部新作要更私人化,马格努森开篇就将自己对伯格曼感兴趣的原因娓娓道来:原来她在少女时代曾与家人到法罗岛度假,曾因一时顽皮,致电伯格曼,问能不能去他家里游泳。酷爱安静的伯格曼一口就拒绝了,却因此在马格努森心中种下对于孤僻的大导演的好奇。

被动的患者:认知往往是一知半解

但是,“理论”的好光景持续时间并不长。1997年,在卡勒的一本小书《文学理论入门》中,对“理论”的热情已是明日黄花。作者写道,曾经是无边泛滥的“理论”大都与文学本身不相干:“理论”是德里达、福柯、依利格瑞(Lucelrigaray)、拉康(J. Lacan, 1901—1981)、巴特勒(Judith Bulter)、阿尔都塞(L. P. Althusser,1918—1990)、斯皮瓦克(Gayatri C. Spivak)的事,但这些“理论”大多游离于文学之外。《文学理论入门》于2011年再版时,作者又增补了《伦理与美学》一章。2011年,卡勒在清华大学外文系发表“当今的文学理论”的演讲,延续他当年《论解构》书中的话题,重申当今的文学理论依然是高谈阔论、天马行空、无所不至,就是鲜有涉及文学的内容。但即便如此,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这些新近“理论”依然是斩获不凡:

按照维基百科的分法,20世纪流行过的文学理论流派多不胜数。以英语字母排列,计有唯美主义、实用主义、认知文化理论、文化研究、社会进化论、解构理论、性别研究、形式主义、德国阐释学、马克思主义、现代主义、新批评、新历史主义、后殖民主义、后现代主义、后结构主义、酷儿理论、读者反应批评、俄国形式主义、结构主义、符号学、生态批评等等,不一而足。这些理论大多与文学本身无关,其流行不衰是据信可以给文学批评提供高屋建瓴的跨学科灵感。无论如何,注重前沿问题,保持历史意识,尤其是注重文学本身,避免海阔天空地迷失在无关文学的形而上学里,这或许应是一切文学理论须应铭记的宗旨。

经现场查证核实,警方当场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22名,仅当天现场就发现受害人40多名。

率先挖出古恩的这些旧日推文的是美国保守派新闻网站“每日通讯”(The Daily Caller),其创办人是亲共和党的福斯新闻台名嘴主持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至于“每日通讯”这番不惜人力和时间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与古恩的政治立场脱不了干系。长期以来,《银河护卫队》导演一直是好莱坞反特朗普大潮中的积极人士,常在个人推特上用诸如“呆子”(oaf)等词语抨击美国总统,并称其为“长期以来最糟糕的美国总统”;今年一月,特朗普公布个人健康状况报告时,古恩也对其体重情况表示质疑,讽刺他该找一台准确的体重秤重新测一测。

近年来,斯皮瓦克表现出全球化、后殖民和跨文化研究的新视野。1999年出版的《后殖民理性批判:走向正在消失的现状的历史》中对詹姆逊后现代理论的批评,包括对波拿文都拉(Bonaventura,1217—1274)的再次解读,对梵高(V. W. van Gogh,1853—1890)《农夫的鞋》与沃霍尔(A. Warhol,1928—1987)《钻石灰尘鞋》的再度阐释等,都是延续了德里达解构主义的文脉。2006年3月,斯皮瓦克在清华大学再度以“底层人能说话吗?”为题发表讲演,回顾当年写那篇同题文章时力图不让自己被福柯和德勒兹迷倒,因为对底层民众做语义分析会把所有的一切都变成美国式的粗制滥造。如今,她愿意效法德里达从文字形而上学到关注社会正义的“政治学转向”,转向她自己的阶级——孟加拉国的中产阶级,将目光投向故乡。同时她发现,追踪“底层人能够说话吗”这条线索在今天依然有用,因为所有的殖民主义都没有终结,甚至老牌帝国主义和国家恐怖主义依然存在。故文学想象在当代的任务,毋宁说就是对语言、母亲、民族这类形象做坚持不懈的“去超验化”。

在北方城市里很难看到江南城市与运河之间难分难解的联系,尽管有些城市也是依水而生,如北京;或是依赖运河带来的繁荣,才成为重要城市,如山东济宁。但在它们不断湮埋于尘土的历史上,运河只是不再为人所知的细节之一。

近年来出现一种新的作伪方式是伪造墓志撰者与书丹者的题款,也是最难辨识的一种。近年发现这一类型的伪刻有四例,其手法是在翻刻墓志的过程中增刻著名的撰者与书丹者,以抬高其在文物市场上的售价。如《龙门区系石刻文萃》所收贾励言墓志,署李华撰并书,原石存洛阳师范学院,知撰者系翻刻时添补,《秦晋豫新出墓志蒐佚续编》所收李宝会及妻姚九九墓志,姚九九系姚崇之妹,墓志题徐浩撰,《洛阳流散唐代墓志汇编》所收较早流出的拓本无撰者,知系变造。《河洛墓刻拾零》、《洛阳新获七朝墓志》所收蔡郑客墓志,“前汲郡新乡尉李颀书”系后添补。最复杂的一个例子是《秦晋豫新出墓志蒐佚》所收徐守谦墓志(图一),系据孙守谦墓志伪造(图二),孙守谦墓志虽2006年便在《河洛春秋》上刊布,但似流传不广。徐守谦墓志据以变造后,除了在文字上做了节略外,还抹去了原来的撰书者,另提刻了一行撰者,署狄归昌撰。孙守谦卒于开元末,狄归昌系晚唐文士,因此得以被识破。需要指出的是这种新见的作伪方式更具隐蔽性,特别是在学者往往只能据拓本、图录展开研究的当下,极难辨识。以上发现的四例,主要还是因有原石存世及未增刻题款的早期拓本流出,或时代错置而被揭破,若将来造假者更为审慎,将会大大增加学者辨伪工作的难度,这也是当前文物流散乱象中一个副产品。

如果说拓本影印的提高,仅是一较易解决的技术性问题。更有难度的是如何尽可能多的保存流散墓志相关的文物信息。需要指出的是赵君平、齐运通两位编纂的几种图录中存在的一个常见问题是志石、志盖信息不全,即仅有志石,而无志盖,造成文物信息的缺失。这或与两人主要是通过购求拓本的方式整理资料有关。一般皆较重视志石,而志盖又较难摹拓,容易被忽视。对几种图录稍作比勘,便不难发现可相互补充之处甚多。如万民及妻陈氏墓志,《秦晋豫新出墓志蒐佚》失收志盖,《洛阳新获七朝墓志》存志盖,志盖浮雕有灵龟,装饰带有山西长治一带的地域特色。引起过不少学者关注的麴建泰墓志情况则相反,《洛阳新获七朝墓志》失收志盖,《秦晋豫新出墓志蒐佚》存志盖,现知志石及志盖皆归大唐西市博物馆。这种失误,即使在编纂精良、对保存志盖志石完整性相当注意的几种图录中也在所难免,如《墨香阁藏北朝墓志》中辛韶墓志未收志盖,王连龙《新见北朝墓志集释》中已录。《洛阳流散唐代墓志汇编》所收宫惠及妻陈氏墓志缺收志盖,《洛阳新获墓志二〇一五》则存。目前图录中志石和志盖俱全者,同样也存在误配的可能。在原石流散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志石和志盖分离的现象,如王褒所书李稚华墓志,志石为大唐西市博物馆购藏,志盖被西安公安机关追缴后,转归西安市博物院。其次则是对墓志出土地点及流散情况的记录,赵君平所编的四种图录中,皆有意识地记录了墓志出土的地点与流向,尽管不无舛误之处,但仍保留了一些有用的信息,尤其是墓志的出土地点,对于了解士大夫家族墓地的形成与分化很有帮助。洛阳、西安当地的学者若能借助地利之便,做更系统周密的踏查,仿照昔年郭玉堂《洛阳出土石刻时地记》的体例,将相关信息裒集成编,亦是有裨于学界的重要工作。

唐代尽管定鼎于长安,但东都洛阳人文荟萃,山东旧族在“两京化”的过程中往往首选迁居洛阳,因此崔、卢、李、郑、王等山东郡姓及北魏孝文帝迁洛后的虏姓高门大多仍以洛阳为家族墓地所在,而卒葬于长安周边则以唐王朝宗室、功臣及韦、杜等关中郡姓为主,辐射的范围反而较小。因此,洛阳邙山一带自北朝隋唐以来便成为达官贵人首选的卜葬之所,唐人王建《北邙行》中便描绘过邙山一带“今人还葬古人坟,今坟古坟无定主”坟茔层累之景象,因此在墓志发现的数量上洛阳要多于西安。1991年出版的大型图录《隋唐五代墓志汇编》煌煌30册,收录隋唐五代墓志拓本5000余种,其中洛阳卷达15册,占据其中的半壁江山。1990年代以来,洛阳市文物工作队、洛阳市第二文物工作队先后整理出版了《洛阳出土历代墓志辑绳》、《洛阳新获墓志》、《洛阳新获墓志续编》等图录,较为系统地整理刊布了当地文管单位发掘及征集到墓志。而在洛阳首阳山电厂选址过程中发现的偃师杏园唐墓,共计发掘唐墓69座,其中绝大部分未被盗扰,2001年整理出版了正式的考古报告。除了墓志之外,包含了丰富的考古信息,对于我们认识唐墓的分期、中下层官吏的墓葬及家族墓地的规划等具有重要的价值。令人遗憾的是进入新世纪后,虽然在各种文物考古期刊上仍有零散简报及墓志刊发,但洛阳及周边发现墓志中的绝大部分都是盗掘出土,随后通过文物黑市流散各处。其中被公立收藏机构购入规模较大者有两批,一是千唐志斋博物馆所征集,主要通过《全唐文补遗·千唐志斋新藏专辑》、《新中国出土墓志·河南叁千唐志斋壹》两书刊布了拓本及录文。二是洛阳师范学院陆续购藏了300余方,大凡较为重要者皆已有单篇论文考释,并见载于《洛阳新出土墓志释录》,其全部馆藏将以《新中国出土墓志》专册的形式整理公布。其他如洛阳理工学院、偃师商城博物馆等也有少量收藏,其余大部则散落民间,为私人购藏,具体流向难以确估。

值得一提的是,《贺绿汀》的主创班底都是上音师生:导演刘恋、编剧陆驾云是在校老师;作曲团队由作曲家、校友张千一领衔,另有三位本校青年作曲家戴维一、邱晓柳、徐可参与;演员由在校师生包办;乐团成员来自管弦系;合唱团来自声乐歌剧系;剧务则由艺术管理系学生担当。

1957年秋,我刚到兰州大学历史系读书,就听系主任李天祜教授说,为增强师资力量,经高教部特许,已从山东大学调来赵俪生先生,四川大学黄少荃先生也将到任,他们都是学术造诣高、精力正旺盛的中年学者。后来少荃先生向我证实,兰大拟调,确有其事,她既要服侍老母,又要照料丈夫,实难离开成都。我初次见到少荃先生,是1962年暑期我在西北师大读研究生时,家父带我前去川大铮园请教少荃先生。少荃先生不久又带我去水井街拜望蒙文通老先生,此事我在《蒙老叫我读<文鉴>》一文中有记述。1965年8月,少荃先生在《光明日报·史学》版上读到我的习作,曾来信鼓励。

更遗憾的是,得到克洛普力挺的卡里乌斯在休赛期还是没有给主帅“挣脸”,不仅在热身赛中再现失误,还被媒体抓拍到在训练中也延续低级失误……

“现代性”的最后一副面孔是“后现代主义”。这副姗姗来迟、后来居上的新面孔,并非是先锋派的余绪,而是与先锋派背道而驰。卡林内斯库给“后现代主义”的定位是,它最早用于文学是20世纪40年代,表示对艾略特(T. S. Eliot,1888—1965)等人的现代主义的反动。诗歌上它包括“黑山派”诗人如奥尔森(C. Olson,1910—1970)、“垮掉派”诗人如金斯堡(A. Ginsberg,1926—1997)、“旧金山文艺复兴派”代表人物如斯奈德(Gary Snyder)、“纽约派”成员如阿什贝利(John Ashbery)。小说上则有巴斯(John Barth)、品钦(Thomas Pynchon)、加迪斯(W. Gaddis,1922—1998)、库弗(Robert Coover)等一应人众。在这个名单中,不少人其实也是当年现代派文学的中坚人物。再追溯上去,贝克特(S. Beckett,1906—1989)、乔伊斯(J. Joyce,1882—1941),乃至博尔赫斯(J. L. Borges,1899—1986)、纳博科夫(V. Nabokov,1899—1977),也都当仁不让成了后现代主义的先驱人物。这些原本是现代主义的经典人物,在“先锋”“颓废”“媚俗”之中游刃有余、斡旋其中!这样来看,现代性的文学、美学、文化内涵,是否更像是一种家族相似的集合?或者说,尽管现代性的面孔形形色色,终究在后现代主义中殊途同归?

这位母亲有两个女儿有着所谓的“性别认同障碍”。其中一个女孩始终认为自己是男生,她酷爱棒球,不穿裙子。母亲告诉记者自己一开始的反应是失望。而在与孩子对等的交流之后,她开始以尊重的态度看待这一切。她意识到失望的来源是因为自己早把自以为正确的人生规划套在了孩子身上,但孩子有自己渴望的道路。此后,她不仅帮孩子联系到了当地LGBT的公益社团,还积极鼓励所有的孩子追求自己的梦想。

当年人们说得最多的无疑是:“男有三傅,女有三黄。”“江安三傅”指傅增堉、傅增濬、傅增湘三兄弟,一门三进士两翰林。“三傅”中以北洋政府时期官至教育总长的藏书家、版本目录学家傅增湘最知名。傅增湘的长孙、当今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中国工程院傅熹年院士可视为傅氏家学的传人。“江安三黄”指黄穉荃、黄筱荃、黄少荃三姊妹,可以民国年间遴选为妇女界立法委员、共和国建立后曾任四川省政协常委的诗书画家黄穉荃为代表。穉荃先生生前一再说:“江安只有‘三傅’,没有‘三黄’。”一半是事实,“三黄”与“三傅”不能等量齐观;一半系自谦,吕碧城、钱穆、吴宓、吴宓、徐中舒、周汝昌等硕学鸿儒对“三黄”均称誉有加。穉荃先生早年有诗集《穉荃三十以前诗》刊布,被与秋瑾并称"女子双侠"的政论家、诗人吕碧城盛赞为“蜀中才女子”、“今之李青莲”,从此负有“巴蜀才女”的盛名。被称为“新中国红学研究第一人”的周汝昌著有《黄氏三姊妹》一文。他称许道:“她们能诗擅赋,才情过人。”“穉荃在三姊妹中,论其才貌都居首位,诗、字都不同凡响。”

但是很不幸,在这个冬季,东巴才人没有人愿意做向导带我翻越德木拉山,男人们转过脸去,女人们大摇其头。家里牛要照顾,青稞田的篱笆要修了,要去开车拉沙石,问题太多了。

“现代性”的最后一副面孔是“后现代主义”。这副姗姗来迟、后来居上的新面孔,并非是先锋派的余绪,而是与先锋派背道而驰。卡林内斯库给“后现代主义”的定位是,它最早用于文学是20世纪40年代,表示对艾略特(T. S. Eliot,1888—1965)等人的现代主义的反动。诗歌上它包括“黑山派”诗人如奥尔森(C. Olson,1910—1970)、“垮掉派”诗人如金斯堡(A. Ginsberg,1926—1997)、“旧金山文艺复兴派”代表人物如斯奈德(Gary Snyder)、“纽约派”成员如阿什贝利(John Ashbery)。小说上则有巴斯(John Barth)、品钦(Thomas Pynchon)、加迪斯(W. Gaddis,1922—1998)、库弗(Robert Coover)等一应人众。在这个名单中,不少人其实也是当年现代派文学的中坚人物。再追溯上去,贝克特(S. Beckett,1906—1989)、乔伊斯(J. Joyce,1882—1941),乃至博尔赫斯(J. L. Borges,1899—1986)、纳博科夫(V. Nabokov,1899—1977),也都当仁不让成了后现代主义的先驱人物。这些原本是现代主义的经典人物,在“先锋”“颓废”“媚俗”之中游刃有余、斡旋其中!这样来看,现代性的文学、美学、文化内涵,是否更像是一种家族相似的集合?或者说,尽管现代性的面孔形形色色,终究在后现代主义中殊途同归?